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皇家儿媳 > 第 59 章

第 59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第59章往事
  
  这两天下了一场淅淅沥沥的秋雨,天一下子凉了起来,顾玉磬最爱这个季节了,可以听外面秋雨滴在芭蕉上的声音,也可以点着熏香看看话本。
  
  可谁知她身子却不争气,这么一变天,人竟然病了,连着咳了两日不见好。
  
  安定侯夫人知道,命长媳谭思文过来探望,又将她往日用惯的方子给了府中嬷嬷,命她们煎药小心伺候着。
  
  丫鬟通报了后,嬷嬷将她请进来,谭思文过屋的时候,恰见那位九殿下也在,正侧坐在榻边,手里端着一个药碗,在那里哄着:“若不吃惊药,怎么能好?吃了这药,前晚的事,我便应了你,如何?”
  
  谭思文顿时眼皮跳了一下,一时前不得退不得。
  
  这位九皇子的性子她也知道,沉默寡言待人疏淡,知道他对自己小姑子颇为疼宠,她自然也是松了口气,为小姑子庆幸寻到这么一个位高权重身份尊贵的好夫婿。
  
  上次霍如燕的事,她也知道,私底下和婆母说起来,其实还是觉得自己小姑子有些胆大妄为了,是以这次过来除了探病送方子,婆母那里的意思,还是说要让她好生规劝一下自己小姑子,让她千万不能恃宠而骄,要收敛了自己性子。
  
  “毕竟那九殿下年纪小,心性不稳,今日放在心头固然是千般好,可哪一日不喜了厌弃了,依她那性子,可不要惹出祸事来。”
  
  这是她家婆母的原话,谭思文其实也深以为然,是以今日想着,不动声色地劝劝。
  
  可谁知道,还没进门就听到这话。
  
  谁能想到,那位平时看着疏淡冷漠的尊贵皇子,私底下竟然是这么和小姑子说话的,分明人家皇子的年纪更小,却在这里用哄小孩子一样的语气哄着自家那小姑子。
  
  偏生自己小姑子还不收敛,在那里撅着嘴儿撒娇道:“才不信呢,不过是哄我罢了,等我吃了,说不得又说自己没说过,我不信!”
  
  小姑子本就在病中,声音是略带着沙哑的软,又酥又绵,就是谭思文听着,都觉得心荡,更别说寻常男人了,怕不是恨不得把什么都捧到她跟前!
  
  旁边嬷嬷听得,也觉尴尬,前不得后不得,只能咳了声。
  
  谭思文本想着干脆先回避下好了,谁知嬷嬷这么一咳,屋里头自然看过来,她没办法,只能硬着头皮进去。
  
  进去后,先向萧湛初见礼。
  
  萧湛初看到谭思文,神态间倒是颇为敬重,对她解释道:“病了两日,宫里的御医来过了,说是她身虚体弱,时令转冷,这才得了风寒。”
  
  谭思文听了刚才这皇子哄着自己小姑子的话,只觉得再也无法直视这位皇子了,当下凑在榻边看顾玉磬。
  
  顾玉磬纤细的身子赢弱斜靠在榻上,肌肤原本就白,如今白得竟仿佛透明一般,一头丝绸般墨发散开来,衬得那小脸越发瘦弱,勉强还算有些精神的便是眼睛了,一双眼儿倒是笑着的,见到她,低声道:“嫂嫂,你怎么过来了,我娘没说什么吧?其实我没什么大要紧,无非就是应季病了,又不是什么稀罕事。”
  
  她显然是有些气弱,说了这么多,便有些喘。
  
  萧湛初从旁,便道:“你少说一些,歇歇。”
  
  谭思文见此,越发稀罕,心说这是得多疼,舍不得小姑子多说一句话呢。
  
  顾玉磬冲他嘟了一下嘴巴,半撒娇地道:“我没事……”
  
  萧湛初却不理会她,只看向谭思文:“她这两日身子弱,也不怎么吃得下去,有些失礼,倒是让大嫂见笑了。”
  
  谭思文心里暗笑,这个时候真得看出亲疏来了,小姑子的夫婿为了小姑子的“失礼”向自己致歉,其实她算是从小看着顾玉磬长大的,这位九殿下才和小姑子亲近了几天啊。
  
  看着这样子,她想婆母实在是操心多了,人家九殿下对自己的妻子可是呵护备至,用不着她们操心,不过想到自己带来的那方子,还是道:“她就是这身子,但凡天气转冷,不病一场倒像是缺了什么,时候长了也习惯了,倒不是什么大毛病,如今有她往日吃用的方子,往日吃了这个是管用的。”
  
  说着,将方子拿出来,萧湛初接过来,看了:“这是哪位大夫开的方子?”
  
  谭思文道:“有些年头了,是一位游方大夫开的,当时也曾拿着房子给宫里的王御医看过,说方子倒是没问题,当时就用了,用了后,并不能除根,不过倒是也能免了一时病症。”
  
  萧湛初颔首,却是问起来:“她是自小便这样吗?”
  
  谭思文听闻,叹了口气;“那倒不是,她小时候身子骨强得很,后来大概六七岁时,无意坠入水中,当时天冷着,她挨了一场冻,自此后落下病根,身子骨娇弱,但凡换季,就容易病。”
  
  萧湛初听得“坠入水中”,神色微动,看向顾玉磬,却见她抿着唇儿,身上搭着一截薄软的锦被,孱弱地靠在矮榻上,因是侧着身子,锦被落在身上便凸显出纤细的腰肢。
  
  那腰肢很细,细到仿佛稍微一用力便会碎了。
  
  他望着自己的妻子,不动声色地问道:“怎么会坠入水中?”
  
  谭思文笑了笑,却不愿意多说,只含糊地道:“这都是陈年旧事了,那个时候,我还没进安定侯府的大门,府里姑奶奶还在……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